大叔最帅最萌(最中二)的一张。嘛反正平沢進大叔作为平泽唯的人物原型(疑似),还是很呆萌、很有童心的。

那么,正题。

接触平沢進的音乐,这在我整个听音历程中也是重要的一个转折。在此之前,我听音趋向是绝对的偏向小清新,一曲中有一点吵闹都接受不了。因此,当时诸如菅野的cowboy我都是接受不能的。但现在的我早已沉迷于平沢進大叔那自评为“嘈杂、令人恶心”的音乐。

第一次接触还是《妄想代理人》的op《夢の島思念公園》,开场犹如信天游一样的一嗓子吆喝……那的确是心脏提到嗓子眼里的感觉。于是很自然地,第二集我跳了op。但也因为手速不够,每次点开《妄想代理人》新的一集总是回避不了那嗓子吆喝……然后嘛,才两三集之后就被洗脑了,op再也不想跳(当然今敏搞得那op神画面也是功不可没)。

貌似我周围的小清新同学对大叔的音乐也是如此反应,初听完全反感,两三遍坚持下来就直接洗脑。

因为第一遍时注意力完全放在前卫的乐风和吵闹的鼓点上,而第二遍就听清大叔那嘹亮的嗓音配上多变但平稳的节奏下那种“吟诵”的感觉,第三遍则是前两者的结合对比下由想象力构建而成的辽阔宇宙……

这就是听平沢進的感觉:被一队马戏团追着跑,但前方天高海阔;被源源不断地塞进意象,但想象力并无边际。

突然想起有人评价《乒乓》:别的监督做动画是给你看,汤浅的《乒乓》则是带你飞。看今敏时亦如此,听平沢進时亦如此。

对于这首《确率の丘》,《白虎野》专辑中的track08,对于我来说也是“复活曲”之一,妥妥的被带着飞的感觉。

然后还有网上找的的歌词翻译。大叔的歌听不懂歌词也能触动灵魂,但让人感觉不看歌词的话有损失……可惜我不懂日语啊……

赶紧攒钱,《现象花》和《点呼》也都好想要啊……

————————————————————————————

确率の丘【几率之丘】

平沢进

◆◆◆
◆◆

吹き飞ばされる枯叶の舞に 【被风遣散的枯叶舞动】
空一群の星は沸く 【夜空中群星沸腾宣泄】
なお几万の风さえを分け 【且把那亿万之风支离而开】
着地の时を见逃すまいと 【若不错过着陆的一刻】
不意に闻く产声が星の名を変え 【不经意间闻听的新生儿的啼哭 更改了星之圣名】
丘に咲く花々は知らぬ香を着る【山丘上百花齐放 披上了不知名的花香】

変わらぬキミと忌まわしき夜 【不变的你 不详之夜】
丘一面の砂は闻く 【山丘一侧细沙侧耳倾听】
あの几千の道なき今に 【在千万出路已绝的如今】
叶わず消えた星の歌 【难以实现消失殆尽的星之歌】
努々思いもせぬ黄金を咲き 【尽力不去想的黄金也如花绽放】
丘に立つキミに何故缲り返し见せる 【为何让我一度再度望见你站在山丘上的身影】
口笛よ奇迹たれ 海さえ揺るがせと 【口哨响起 奇迹撼动着海洋】
迷いよとさらわれた未来(あす)を人に返し 【被迷茫掠走的明天 重新还给了人们】
舞う砂よ道理なる火の楔と化して 【飞舞的黄砂 道理化作火之楔子】
丘に立つ新しきキミを庇い燃えよ 【包庇着站在山丘上崭新的你 将你燃烧】

◆◆◆
◆◆

移る季节を隠して鸣らす 【用那鸣响隐藏起时节变迁】
盲信の魔笛の匠 【迷信的魔笛工匠】
理の下吹くべく吹いた 【在真理之名之下 吹奏起注定的旋律】
风の絵解きにキミを知る 【通过风之画谜知晓了你的存在】
不意に闻くキミの歌星の名を変え 【不经意间听闻的你的歌声 改变了星之圣名】
丘に咲く花々が懐かしく揺れる 【山丘上百花绽放摇曳 令人怀旧】
瞬きよ 崇高に时の意味を変えて 【眨眼间 时间的意义被崇高所更改】
絵空よと消えかけた街の门を开け 【打开那虚幻的即将消逝的街巷之门】
口笛よ惊异たれ 水を空に帰し 【口哨声不可思议 将水归还于天空】
新しき雨と化しキミを讃え降れ 【赞颂重新化作雨水的你】

确率の丘 —— 平沢進
http://www.tsdm.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5710&fromuid=115018

音乐推荐